湖中仙女

红杏开时,一霎清明雨

大概算是小透明重返乐乎宣言???

看个RWBY发现了邓校同好,塞尔达同好,DND同好,魔兽同好٩( 'ω' )و什么神仙美漫!吃爆!

以及oz好可爱(/ω\)

上了(划掉)


《北庭》人设图(一)

不记得词牌名

罢了当湖谱,高挂梧桐琴。一霎惊雨过后,杜鹃花碎,杜宇声切。
梦觉倦梳头,素手推朱户。两道斜阳铺洒,江鸟向上,江风向下。
Q:词作者所表达的感情。

想看看自己的文本视域和读者视域究竟差得有多大唉╯﹏╰

作为一个月发烧一次,连年汤药不断的人,十分有必要给自己续一波

邮寄者:

新的一年祝您:

椎骨、胸骨、颅骨、骶骨,骨骨生威;背肌、胸肌、颈肌、躯干肌,肌肌有力;

消化、呼吸、循环、泌尿、生殖、运动、神经、内分泌,八大系统团结友爱;

静脉、动脉,六脉调和;
体循环、肺循环、血液循环、体液循环,环环通畅;

右心房、右心室、左心房、左心室,心心向荣;

中枢神经系统、周围神经系统、躯体神经、内脏神经,协调运作、神清气爽。

《神谕》罗淑斐个人向番外

是吴璐一行人返京的那个秋天,一个平凡不过的清晨,下着露,罗淑斐坐在办公桌后,神差鬼使地捧出了桌下的盒子。盒子是剑盒,狭长无雕刻,打开盒盖,里面躺着前任女神祭司的佩剑――风和。
这把剑,让她想起很多东西。
她想起住在碧潮亭的那些日子,推开窗户就能见到雾气弥漫的秦溪,在晨光熹微的时候去药谷采下新鲜的桔梗,燃一炉沉香静坐,等离秋带来早餐,然后谈天说地直到离春加入。
封离春,年轻的封家掌门人总是很忙,忙于接见各式各样的访客,忙于批复大大小小的议案,哪怕在她一个法学者看来都是无聊到极点的事情,离春却能找到乐趣,将繁琐的杂务化成幽默的包袱讲给两人听。她一直都这么随遇而安,充满希望。
若论年龄,离春,离秋要小她大截,可三人中,是离春扮了长姐的角色。无论是正事还是闲玩,都冲在前面领头,十余年的光阴,竟在这颠倒年龄里度过了。
说起与离春的相遇,却要更早些。那时封离春还不是掌门人,她罗淑斐也不守着碧潮亭。夏日夜晚,华灯初上,熙熙攘攘的跳舞场里两双明眸相接,瞬刻燃起不熄灭的火花。一条江,一盏灯,一瓶酒,从此相见恨晚再也离不开。听离春讲起家里,讲起家族的厚望,让她有些黯然的羡慕。为什么呢?为什么她却百般被家庭压迫?离春的家,一定是充满了希望与美好的地方罢。
不要让情感左右你的才华。小姑娘握着她的手。
因为这句话,她毅然追着她回到席陌山,毅然重头学习道法,毅然选择最危险的职业,在之后的数十年里,一步步,立下生死不易的誓言。
离春亦厚待于她,让她驻守碧潮亭,把封家的命脉交到她手上,不吝于在任何一个场合展露对她的信任。
人们提到封离春宫主,总要提到罗淑斐道长;提到罗淑斐道长,总要提到封离春宫主,就像豆和藤,谁也无法将之分开。
我很满意。她看着离春与离秋,看着窗外飘下的木叶,弯起了嘴角。
她错了,离春身着鲜红的嫁衣跑进碧潮亭的那刻,好像一把刀扎进心里,直到那一刻,她终于知道这禁忌的爱恋早已萌发,她怎么可能轻易满足!
她要我当伴娘,天啊,这是在特意折磨我吗?
她当然答应了。迎着山岳,面对朝霞,牵着离春的手,放进了那人的手中。她抬眼看了那人,不过中人之姿,普普通通,何德何能得离春青眼?
不要让感情左右你的才华。
可是爱的玫瑰一点一点绽放,烙在心上,月的低语缠绕午夜,魅影重重,她无法阻挡。多少次,她站在雾宫前,伸手想要叩响门扉,一句“我要走了”轮回百转终究难说出口,悄悄揭过吧。
离秋,谁能想到走了离秋,印象里乖巧温顺的女孩儿义无反顾地奔向了山下――她爱人在的地方。
如果当初我有这样的勇气……无论是表明心迹还是抽身而退……
离春没有派人去追捕,也许她是有过感觉的,她们都在慢慢离开,告别。
第五年她牵来一个孩子,离秋的孩子。教她。她这样请求。
她自然又答应了,从行卧坐立到四元五行,从平地生兰到呼云唤雨,倾囊相授。还有你。
因此当那孩子倒在五朔节的暮色里时,她真的感到天塌了。天,她和离春共同享有的天。虽然二小子最终救回了璐儿,但也毁去了她的剑心,璐儿被安排去少林暂住。已经够好了,那时她又一次看着南方,看着飘零的木叶,如此感叹。
但是这平静的时光只是风暴前的短暂安宁。闭上眼,她仍能看见染红席陌山的血。反教激进势力不知从何得知她去看望璐儿的时间,集合杀手,从碧潮亭攻进了席陌山,封家儿女,死伤八九,主殿雾宫焚于一炬,而作为宫主的离春,自然以身殉职。
她之后推算出来,接到消息时可能雾宫已烧毁大半。但是那时,她一遍遍的告诉自己,一定没事!九百年席陌封家那有那么轻易陷落!事实是,断瓦残垣上青烟盘桓,焦黑斗拱上残阳如血,绵长秦溪里白骨累累。席陌,离春,她的爱,粉身碎骨,只有一柄长剑,代替它的主人,传达出无尽的思念。
那一天,那个黄昏,她抱着离春遗下的宝剑,离开了席陌山,再也没有回来。
在那之后的很多个夜晚,她挑灯看剑,就当看到了青春年少的她们。
也许有一天,她会将这柄宝剑交给璐儿,承袭席陌九百年的辉煌。但至少这一刻,她知道,离春就在她手中,她怀里。

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她迅速盖上剑盒,铺好桌布,直起脊背,浅浅弯起嘴角。来客推门进来时,她又是德高望重的罗教授了。

为什么我会爱上养蛙?

昨天才入坑,今天已经无时无刻不在挂念着小五七了。这种感觉让我想起了父母,虽然次元不同,蕴含的感情也许有相通之处。我要时刻挂念着收割三叶草,因为没有它就没有钱给我的小五七买食物和用具;我要记得布置好屋子,不然小五七可能就不回来了;小五七旅行的时候,我会想“它在哪里呢?”“它有遇见新朋友吗”“食物还剩多少?”“开心吗?”;小五七在家的时候,我看着它吃饭、看书,写手帐甚至是自拍娱乐;我会想省下自己的午饭钱氪金给它买护身符。无论看着它或者看不见它,都挂念它,希望它过得好,过得比我好。把这些放大投射到三次元,就是父母。
一个称职的父母是世界上最辛苦的职业。从你来到这世上的那一秒起,他们的生命就不完整了,因为他们把生命里最重要的一部分通过“爱”给了你。无论这种爱是灵巧的,他们了解你的大部分心思,适时地给予你各种引导,或者是笨拙的,只会给你钱让你去买自己喜欢的东西,对你的感冒发烧大发雷霆,它都是伟大的。这是一种原始的责任感,是溶化在血脉中涤荡在空气里的朴实情怀。
我想起我的母亲,年过四旬仍奔走在群山万壑间,很多年没有固定的休假日,大年初一就要值班。每一笔工资发下来的时候都会问我:“想要什么?”,咳嗽半个月不去就医因为“总是请假影响党员考核对女儿将来不利”,会因为乱花钱而责备我,也会塞给我巨额的晚餐钱,会温言细语安慰我的悲伤失落,也会疾言厉色斥责我的娇气性格。她今年45岁,已见白发,肝肾都不好。
我想起我的父亲,年逾半百孤处去家百里的矿山,在寒冷的夜风中劳作,月休不到两天。他曾是一个多么傲气的人啊,写得诗做得词上过大学参过军。在他旧日的照片上,军装笔挺,背后是战斗机,再后是斜阳。英雄变老,就成了父亲。他跟我说“读书,练武,做人。”我一直记得。儿时,他鼓励我追寻自己的梦想,少时,又以讽刺打压我的焦躁之心。可能是万物都化在“求不得”三个字上吧,曾经相伴我畔,不以为然,如今相见日稀,相思日浓。抓不到,留不住,求不得。
在这世界上,有一种跨越人种、种族、民族、性别、年龄的人,叫做父母。称职的父母,值得起人世间最高的尊敬。
今天是2018年1月。
五个月后,我必怀着荣耀走出考场。
四年后,我必怀着感激衣锦还乡。
我爱我的蛙,我爱我的父母。

2018开年丧。非常难受,好多事情等着解决。一会觉得自己是朵白莲花一会又觉得内心非常黑暗。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会自己解决的吧。一定会的。让我不爽的人,十年后会还回去的,一定会还回去。

写手年度总结二十题

写手年度总结二十题

题源:林朵

——————————————————————————————

01 这是你开始写作的第几年?

第五年了。三分之一的人生。

02 你今年挖了多个个坑?

我数数……《彭泽》《澎湃》《纵横组》《教练》《冈仁波齐》《北庭》《神谕》《桥市》……不数了

03 你今年填了多少个坑?

首先填完了《冈仁波齐》和《桥市》这个最让人开心啦!然后两澎各自填了一半,《教练》快完了,《北庭》《神谕》都是大长篇呜

04 摸摸你的良心,如果它还在的话,有没有觉得痛?

不痛呀,今年就没放出来几篇,四舍五入就是没有坑,当然不会痛啦

05 这一年你写的最满意的文是哪篇?

《冈仁波齐》

06 这一年你写的最不满意的文是哪篇?

《教练》

07 这一年你热度最高的文是哪篇?能总结一下原因吗?

基本上没有发出去过……

08 这一年有哪些读者令你印象最深刻?

几乎没有读着,不过船一直陪着我很感谢她

09 这一年有没有什么读者留言令你开心的原地爆炸?

几乎没有留言

10 这一年写作给你带来最快乐的事是什么?

能表达我的情感。以及参加新概念作文大赛

11 这一年写作给你带来最悲伤的事是什么?

占用了很多学习时间

12 这一年你是否因写作而结识了新的好友?

没有

13 这一年你为了写作而主动学习了哪些新东西?

藏族文化,本县城建规划,黄梅戏艺术

14 这一年你的文是否有收到过画手配图? 

有,感谢Ask

15 如果有可能,你最希望能合作的画手是哪一位?

有就很不错了

16 你认为自己这一年在写作哪方面提升最多?

情节设计

17 你认为自己这一年在写作哪方面的缺陷最需弥补?

语言的流畅度

18 能不能贴一段自己这一年写的最棒的文章段落?

有两段都很喜欢啊。

①她在害怕,她害怕面对师兄父母的难过,她害怕面对书记的诘问他们上一次争吵得多么激烈而现在相见又会是多么尴尬。她更害怕,自己是否足够坚贞,江南草长莺飞的春日究竟有多诱人?她会是化作冰川的雪吗,抑或是化成云朵随风飘向东部海洋?谁也不能给出答案。幸好那边也没指望她立即作答。

家和办公室的两点一线中,半个月过去了。第二封传真发来时她正无聊地划手机,听见提示音手一抖,点开了QQ。自师兄去后,她已许久不曾跟人聊天。但是排在对话框第一个的,赫然是书记。

突然就想回去看看。

 

……

“最后,我想说,你可以,只要你愿意,你可以永远保有奉献精神。谢谢大家。”

掌声雷动。

她喜爱藏北寒冷的春天,胜过江南的桃红柳绿莺燕。

——《冈仁波齐》

②“教育厅还没批下来么?”陈县还没进门,声音已远远地传了过来。

“没有。”我指给他看空荡荡的桌面,“但是学生们不能再留下了,必须做好最坏的打算。叫几个校长过来开个会么?”

“要快,主要要做好三中的思想工作。我刚拿到了公交公司的班次表,他们能腾出两辆车给学生,也仅限今天。”

“足够了,你我当年做学生的时候不也是瞅到点放假的苗头就早早地把行李打包了。”我笑,顺手拿起听筒拨了教育局电话。

“汪局,叫几个校长到县政府开个会哟,你和余副也过来,底下中学就不用叫了,搞快点。”我一气讲完电话,忍不住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陈县忍不住,跟着也是一个大大的呵欠。

“还有半小时你不如先睡一会。”

“睡过去怕是醒就难了。”他开玩笑,比了比两根手指,我掏出烟盒和打火机丢过去,“还有政府的事,我看政府也要先撤一下。”

“撤?不大好吧?这个档口,态度很重要啊。”

“小吴你还是太年轻了。面子没有里子重,县委是抗洪救灾的主心骨、指挥部,是绝对不能乱的。就算不撤,现在还能做个红旗,后来呢?真到了水上来被迫撤的时候就不是一般的难看了。”

这道理我也懂,可是懂和做到本就是两回事。于是我也没有回答,抬起头努力眯了眯眼,太困了。透过百叶窗帘,天依旧阴沉沉的,像棉絮一样厚,又像海绵一样蓄满了水,在那拧啊拧的,拧出没有头的瓢泼大雨来。

冷冷清清。

陈县已经在打鼾了,烟头还夹在手上。

——《彭泽》

 

19 有什么话想对这一年的自己说吗?

别摸鱼了。

20 新的一年,对自己在写作方面有设立什么小目标吗?

咳咳,希望高考能写出一篇不离题的正经文言文作文来。